一颗甜糖ฅ

【巍澜】细水长流(3)

校园AU
人物p大 ooc我的我的我的
小甜饼~



1~11




12.和你一所学校
6月上旬,离毕业考还有十几天。赵云澜以现在的成绩,考一个中等偏上的高中没有问题。他问过沈巍想去哪所学校,沈巍选择了一所高等的学校。赵云澜要在这十几天里使劲提上那么五六分——如果想跟沈巍一所学校的话。
中考过后的一个礼拜,查成绩的那天晚上,赵云澜拿着手机紧张的输入考号,姓名。
页面跳转,
姓名:赵云澜
总分:504
赵云澜超常发挥了,这两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同时也在庆幸自己与沈巍上同一所学校的几率又大了几分。
赵云澜拨通沈巍的电话,
“沈巍!你查完分数了吗?我总分504唉!”
“恭喜你啊,我556。”对面那人的语气十分平淡。
赵云澜心里有点失落,沈巍肯定会选择一所重点高中,而自己只能选择一所普通高中。
第二天去学校填志愿,老师在讲台上说着关于如何填志愿,怎样选择学校的建议。赵云澜没有听进去,他不能和沈巍上同一所学校了。
放学后,赵云澜闷闷不乐的问沈巍,
“你填了哪所学校?”
“第x高中。”沈巍话中都带了笑意。
赵云澜惊喜的抬起头,沈巍选择了和自己一样的学校。
“你…你怎么?”
“怎么了?我……我只是不习惯那所学校的制度。”沈巍随便扯了一个理由。

【赵云澜不知道,沈巍偷偷看过他的志愿表,把自己经过仔细思考的学校改成了和赵云澜一样的。】

13.双向暗恋
赵云澜如愿以偿的和沈巍上了同一所学校,并且分到了一班。他们理所当然的当了同桌。
赵云澜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需要更进一步了,虽然他和沈巍每天吃饭学习都在一起,但是赵云澜依旧不满足,他想把他俩之间那层薄薄的纸捅破。
赵云澜还是每天帮沈巍买早饭,上课俩人小声说话,递纸条。
赵云澜装门买了个盒子,把他和沈巍传过的纸条都放在里面。准备挑一个合适的时机和沈巍说明自己的感情。
这天午休,暖暖的阳光照在课桌上。赵云澜趴在桌子上,盯着沈巍的睫毛微微煽动。几根卷发软软的垂下来搭在额头上,显得比以往更乖巧。
赵云澜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用着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沈巍啊,你看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也一起上了一所学校,你说多巧啊是不是。在很早之前,第一次遇见你,到现在已经有1132天了,我都记着呢。我喜欢了你1132天。我别的东西也有,可能你大多都看不上吧…只有这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那就算了吧。”
其实赵云澜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怕沈巍不能接受自己,他现在也挺希望沈巍没有听到这番话。
说完赵云澜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对面那人正盯着自己,眼里含着一点欣喜,柔情和忍耐。赵云澜一下子愣住了,支支吾吾地
“啊…那个沈巍啊,你没睡啊……那个…我…。”
沈巍继续盯着他,眼神颤动:“我接住了,赵云澜。”
赵云澜的惊鸿一瞥,早就乱了沈巍的心曲,可是赵云澜不知道。
赵云澜笑了笑,两双眼睛里映着的全是对方深情的眉眼。
那个初秋,暖阳照射在他们身上,像块纯洁明净的,未打磨的珍品。如同两人的感情,纯洁,温暖,又甜蜜。

14.游戏没你重要
在一起后的两人每天更是黏在一起。一起上学,放学,吃饭,学习。放学后赵云澜把沈巍送回家,回到家打开手机游戏,弹出来一个邀请界面。
别动我的小鱼干(大庆)邀请你进入排位赛。
进入游戏的赵云澜打开语音,就听见大庆在部署计划,
“你一会去打野,你一会去上路助攻,你跟着他打辅助……赵云澜…你随意。”
开局三分钟,赵云澜抢先拿下对面一血。
大庆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给力!老赵!”
赵云澜微微一笑,转身去中路帮队友。正打到关键时刻,一通电话拨进来,一看备注,立刻抛下队友接通了电话。和沈巍腻歪完已经过了5分钟了。赵云澜才意识到游戏还没结束,立马返回游戏,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大大的失败,和聊天区大庆后的一串星号。得,段位又掉了。
一次两次就算了,沈巍每次总能掐准时间在赵云澜打游戏时拨进电话。以至于现在大庆打游戏时都不带他,还背上了一个坑队友的名号。

15.别怕,有我
课间时赵云澜在沈巍耳边说;“明天你有空吗?我听说广场那边新开了一家游乐场,跟我去呗?”
沈巍本想拒绝,但看到身边那人一脸期待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他心一软就答应了。
赵云澜一大早就来沈巍家楼下等他,沈巍换上了便装,一条浅灰色的运动裤,配上黑白的棒球服,脚上一双普通的白色帆布。一看就是没有特意搭配过,清爽,简洁。
“没有等很长时间吧?”沈巍不好意思的问他。
“不,没有,我也是刚到。沈巍…你穿这个真好看。”赵云澜一害羞就结巴这个毛病总是改不了。
“大白天的成何体统…”沈巍的耳朵通红。
赵云澜笑笑牵起了那人的手。
走到游乐场,里面一个巨大的鬼屋特别显眼,一只怪物张开大嘴作为入口。赵云澜瞥过一眼,拉着沈巍直接往反向走。
可沈巍却是要故意逗他似的,也不说话,指指鬼屋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当然知道自家美人什么意思,绝望的想:完了小爷我一世英名全毁在鬼屋手里了。却又挨不过沈巍,只好一咬牙跟着沈巍就进。
里面环境昏暗,只有几束微小的灯光照在路上。赵云澜手心都是汗,谨慎的看着周围。
听到一声撞柜子的声音,极度紧张的赵云澜直接被吓到往旁边退了几步。本来在前面走着的沈巍听到响声,回来牵住了赵云澜的手,
“过来,跟着我。”
被牵住的赵云澜惊讶的看了一眼沈巍,又紧紧握住了沈巍的手。有了沈巍就有了一丝安全感。俩人慢慢往前走,每次有鬼窜出来,赵云澜就会吓到直往沈巍怀里钻。沈巍也顺势紧抱住赵云澜,赵云澜在这种自己怂到不行的情况下还把手伸到沈巍腰上好好摸了一把。
直到出来,沈巍还是紧紧牵着赵云澜。赵云澜倒是暗喜,丝毫忘掉了刚才在里面自己被吓成什么样。十指相扣的把沈巍的手牵的更牢固些。
“下次还来吗?”沈巍的语气里带上一点轻松。
“不来了,打死小爷我也不来了。”
“别怕,下次不来了。”

【沈巍事后想起因为害怕紧紧抱住自己的赵云澜,耳朵又染上一点点红。】

16.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赵云澜有时会嫌弃沈巍没有节日感,每次到某个节日前,总是赵云澜发短信或打电话祝沈巍节日快乐。
但赵云澜不知道的是,沈巍对于他的一切,看的总是比自己还重要。
直到有一天沈巍无意中看到了沈巍的手机,有一个关于纪念日的软件。
里面一条条列了很多。
“距赵云澜的生日:82天。”
“第一次见到他:1321天。”
“我们在一起:285天。”
“我喜欢他:1321天。”
赵云澜拿着手机,不做声,一滴眼泪从他明亮的眸中夺眶而出,划过精致的脸庞,滴落到手机上。
赵云澜在沈巍的手机备忘录里留了一行字:即便永世负重逆行,吾往矣。

17.吵架
生活中总会有一点小插曲。
沈巍生赵云澜的气了。
沈巍一个上午没有理赵云澜,因为赵云澜不顾自己的胃病一连吃了3根冰棍。沈巍也不舍得骂他责怪他,只好跟自己赌气。赵云澜知道自己错了一上午都小心翼翼的,一下课就讨好地在沈巍面前
“沈巍,小巍,巍巍,宝贝儿~你理理我嘛,我错了”
沈巍也不理他,埋着头看书,把赵云澜晾在一边。
历史课赵云澜没有听清老师说什么,去问沈巍,沈巍的态度很冷淡,用一个字来回应他。赵云澜吃瘪,默默地缩回去。
沈巍这次可能真的生气了。
午饭时间,班里的同学都陆陆续续走光了。沈巍收拾好东西,拎着东西就要往外走。
在沈巍要起身的一刻,赵云澜抓住了沈巍的手,把他拉回到座位上低头吻了下去,沈巍猛的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反应过来后,开始想推开赵云澜。憋的整个脸通红,但赵云澜手紧紧搂住他,不让他离开,沈巍不再挣扎,默默地反客为主。
赵云澜示了弱,沈巍的怨气在这个吻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风吹起窗帘,午间的阳光明媚,透过吹起的窗帘。时间就像停止下来,这一刻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18.占有欲
下节课是体育课,课间同学们就三两结伴的往楼下走。
赵云澜在走廊里等沈巍收拾好东西,一个跟赵云澜关系不错的同学走过来搭上了赵云澜的肩膀,顺势想往下走,赵云澜想拒绝,就看见沈巍走了出来。沈巍看到这一幕,脸色沉了下来,他吃醋了。
沈巍走过去,把搭在赵云澜肩上的手推下去,一把抓过赵云澜。
“哎哎!沈巍!你这是……”
沈巍回头瞥了一眼那个同学。
“别动他,我的。”

19.撩
有天赵云澜放下手机,神秘的叫沈巍过来,沈巍充满疑惑地问他怎么了,赵云澜沉重的说,
“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怎么了?”
“我发现我有超能力。”赵云澜装作很惊讶很神秘的跟他说。
“嗯?什么超能力?”沈巍笑着说出,他觉得赵云澜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超…超级喜欢你。”赵云澜吞吞吐吐的说。
虽然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天了,习惯了在手机上与对方互诉情感,说一些肉麻的话,但面对面的说出,还是有点害羞。
沈巍也不例外,唰一下红了脸。
“大庭广众之下,成…成何体统。”

20.课桌下不安分的手
赵云澜看来,所有除理科外的老师,都是颗安眠药。
政治老师夹了本书和练习册,敲敲黑板,开始讲常人难以听懂的哲学。
本来就不喜欢文的赵云澜百无聊赖地翻了翻书,又看了看黑板,皱起了眉。索性趴到桌子上,侧脸看着沈巍。
逆光的沈巍棱角分明,睫毛一颤一颤,赵云澜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沈巍还没有注意到赵云澜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赵云澜拽了下沈巍的袖子,把沈巍的手拽到课桌下。
沈巍低了低头,用极小的声音跟他说:“还在上课呢,你干什么!”
赵云澜没有理他,用左手牵住了沈巍,一脸调戏地看着沈巍。
沈巍想赶紧抽出手,却被赵云澜牵的紧紧的,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干什么,旁边还有人呢!成何体统!”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沈巍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赵云澜却不在意这些,“我听不懂课嘛,下课帮我补好不好。”
“别闹,下课我教你。”

【沈巍嘴上说着不要,却悄悄换了个姿势,十指相扣地牵住赵云澜。】

21.临考前的合宿
高二的期末考试要到了,现在班里的同学都异常统一的坐在座位上刷题,背笔记。
放学后有的同学抱着一摞书说是回家复习,但赵云澜表示不想回家。原因一是因为他懒,原因二是他想和他家美人在一起。
像沈巍这种全能型选手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赵云澜…一言难尽,每次考前多亏了沈巍,他才不至于落下太多。
午休时候赵云澜跟沈巍说:“宝贝儿,我这几天不想回家住了,我在学校复习吧,在家的话没有你学不进去~”赵云澜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沈巍抿抿嘴,点了点头
“那好,我陪你。”
赵云澜如愿以偿的嘿嘿一笑,又得寸进尺 “哎宝贝,我看你们宿舍的人都回家了,那我…可不可以蹭一晚上啊。”
说完还冲沈巍挑了挑眉。
赵云澜和沈巍的宿舍不在一起,他俩平时也不在学校住,就把宿舍闲置了。
沈巍皱了皱眉“你…你打算睡在别人床上?”
“哎呀我跟你宿舍的人说一声,换个床单不就好了嘛”还朝沈巍wink了一下。
“也好。”
赵云澜把眼睛都笑没了“好,那晚上我就过去找你哈”
沈巍淡淡的应了他一声。

【沈巍今天下午的耳朵莫名比平常红呢。】

22.特殊的叫醒方法
昨天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宿舍里的灯一直亮到凌晨三点。于是今天早上的赵云澜死活都叫不醒。
生物钟及其准确的沈巍在闹钟响起的前一秒关掉了它,下床看了看赵云澜,那人在床上几乎躺成了一个“大”字睡得正香。
沈巍盯着赵云澜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目光里杂糅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情感。
他掐好了时间去洗漱,准备去小卖部买好早饭回来叫醒赵云澜。
沈巍一手拎着面包,一手打开了宿舍门,看见赵云澜换了个姿势,似乎没有要醒的趋势。
沈巍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轻声走过去喊他起床。
“云澜,赵云澜,醒醒,起床吃饭了。”
赵云澜一脸不情愿的扭了扭身子,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嘟囔着“嗯…再让我睡五分钟……”
“不行,你得起来吃早饭。”沈巍不容置疑的跟他说。
“可我还没睡……唔!”沈巍直接拉过赵云澜亲上去,突如其来的吻让赵云澜立马睡意全无。
时间仿佛都停在了这个满含情意的吻里,空气里弥漫着清晨的气息,沈巍身上清淡的洗衣液味和赵云澜身上的沐浴露香。
愿我身侧之人,与我所求相同。

【事后沈巍回忆觉得赵云澜的嘴唇是真的软。】

23.你是例外
考完试后,是高中时期的最后一个暑假了,这个暑假极其重要,是提分的好机会,赵云澜为了沈巍自然也不会落下,每天坚持刷题,就这么熬过了一个暑假。也当然和沈巍每天一个电话腻腻歪歪。
在返校前一天赵云澜为了放松身心,抓过手机通宵打游戏,后来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的赵云澜艰难的起身去抓闹钟,还一边抱怨为什么闹钟没响。他眯起眼睛往闹钟上一瞥,八点二十。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还有十分钟。条件反射般的立马跳下床,冲到浴室洗漱,顾不得吃早餐,抓起校服往身上一披就冲下楼,骑着自行车往学校狂奔。
刚到学校门口,门口已经没人了,只剩一个值周生在门口拿着表格在记着迟到的人。
赵云澜心想:这不完了嘛,第一天就迟到,凉了凉了。
认命地推着车低着头走过去准备跟值周生报名字,一抬头,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沈巍?!今…今天你值周啊,嗨你看我都给忘了…那…那个名字就不用说了吧……”
“你走吧,早饭还没吃吧?去我桌子里拿。”
“唉?你这…虽然咱俩关系不一般哈,但你这……”说着看了一眼表格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名,还不忘撩一下自家美人。“你这…不合适吧。”
“你是例外。”

24.篮球比赛
学校举办了一场篮球赛,说是高三学生的最后一次娱乐活动。想报名的班级自愿。
赵云澜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大大咧咧的把自己名字填了上去。而他家沈巍,完全没有兴趣参加这些活动。赵云澜也见怪不怪,美人在台下看他的飒爽英姿也不错。
三天后比赛举行,赵云澜一身蓝白的篮球服,一双运动鞋,揉了揉头发就跟着队伍上了场。边走还不忘看了一眼看台上一脸紧张的沈巍,抛了个眼神过去,告诉他别担心。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赵云澜抓住先机,各种技巧带球过人,为队伍成功贡献了几分。
看台上的沈巍姿势一直没变过,手里紧紧攥着准备给赵云澜的毛巾。
突然听见场上有人大喊比赛中止,沈巍赶紧看过去。赵云澜坐在地上,龇牙咧嘴地扶着脚踝。
急得沈巍直接站起来,翻过栏杆直接往篮球场上冲。一下扑在赵云澜身上。
“赵云澜你怎么样!还能走吗!”沈巍是直接喊出来的。
“没事…应该是崴到脚了,这点小伤…嘶……”赵云澜一边逞强的撑住沈巍想站起来,却又疼得坐回地上。
沈巍二话不说不顾旁人眼光直接公主抱起赵云澜,还不等赵云澜阻止。
“去医务室。”语气冰冷的让赵云澜不敢再说一个字。
到了医务室,听见校医说无大碍,冰敷几天就能好,沈巍松了一口气。又不舍得跟赵云澜发脾气。让赵云澜躺下,自己去接水给他。
“赵云澜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你脚伤了以后可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能不能为自己着想……”沈巍说着眼眶就有点红,赵云澜一看情形不对,赶紧起来安慰,
“唉唉唉!宝贝儿你别哭啊!我……我以后肯定不做剧烈运动了,以后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保证都听你的!”还举起手指准备发誓。
沈巍也不舍得再责怪赵云澜,“唉,你先躺下休息会,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沈巍啊,你说…你这么好,叫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25.一模一样的志愿表
自篮球赛过去后,同学们开始了最后的冲刺,随着黑板上的倒计时越来越少,他们在学校的日子也越来越少。
赵云澜跟着沈巍拼了命的学习,起早贪黑辛辛苦苦的刷题,只为了追随沈巍,跟沈巍更进一步。
临高考的前一天,沈巍整理好该带的东西,确保一样不差后,躺在床上,拿过手机,点开短信,看着通知栏只有赵云澜一人,点开和赵云澜的消息框,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左思右想怎么都不合适,最后只发了两个字“加油”和一个感叹号。
这边赵云澜收到消息笑的眼睛成了一条缝,回复过去“你也是”。
等到去学校填报志愿的那天,赵云澜问沈巍“唉,志愿表我看看呗~”
沈巍把志愿表推了过去,笑了笑“嗯?怎么?要复制?”
“嗯怎么?不行啊?放心,我有信心,相信我”说完抛了个媚眼过去。
赵云澜不知道沈巍放弃了一所高等大学,选择了一所赵云澜的能力能够到达的大学。
查结果的那天晚上,赵云澜整个人都在颤抖,输入准考证号后,下定决心点了查询时,赶紧闭上了双眼。
他慢慢睁开眼睛,屏幕上三个大字“已录取”差点让赵云澜手机都拿不住。他赶紧打电话给沈巍,
“喂?宝贝儿,我第一志愿考上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太开心了!那你呢?嗨肯定不用问你一定考上了是不是?”
“嗯。”沈巍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可脸上欣喜的神情却暴露了他。
对面还在喋喋不休地跟他说着大学以后的事,沈巍一边笑着答应着,一边憧憬地向往未来,他和赵云澜以后的生活。埋藏在内心的感情,像泄洪的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的生活,如同森林里的泉水一样清澈明亮。

待到风景都看透,再陪你看细水长流。



END


嗷~~~~~

评论(1)

热度(8)